若,人生是一场梦

亚博体育链接

2019-04-15 17:27

  自行车再次鲜活在记忆里,是因为“非诚勿扰”上的一个女孩。   “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心被深深地触动,我的自行车、我的青春、我的爱情!都是自行车载给我的美好!   对于出生在八零年代的我来说,即使在农村,自行车也算不上奢侈品了,条件好的家庭都已经有了摩托车。可是,对于贫困的我家来说,拥有一辆属于我自己的自行车,还是一个美丽又有些遥远的梦。   我的好姐妹,儿时的好伙伴,小爱,她早早地就学会了骑自行车!那是她哥哥的一辆大梁自行车,偶尔她会把她哥哥的自行车推出来让我们几个要好的小姐妹们轮流学着骑车。徐徐的春风里,绿油油一望无际的麦田泛起绿色的波浪,一辆自行车,载着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快乐地骑行在乡间的小路上。由于我们还小,腿太短,不能做到车座上骑车,只能用左脚先踩着自行车一边的脚蹬,再把右腿倾斜四十五度从自行车的大梁下把右脚踩上自行车另外一边脚蹬,两只脚踩着自行车的脚蹬一上一下地交替用力,就像是在绿色的海洋里画着七彩虹,风儿把笑声吹散在田野上。   轮到我的时候,兴奋的不得了,骑着骑着就忘乎所以了:“你们都松手,我自己骑车就可以!”   结果可想而知,摔得那叫一个惨,当时心里想着,要是有一双翅膀该多好!   一条新的灯芯绒裤子,愣是给磕出了一个小破洞。   看着微红的膝盖,心里懊恼极了!这是一条新裤子,妈妈前几天才帮我扯来的新布料让裁缝大婶给裁好,妈妈自己拿回家用缝纫机缝制好的。穿着这条裤子走路的时候可以清晰地听到裤子摩擦时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好像一首快乐的童谣,陪伴着小小的我上学堂。   可是,为了骑车,竟然把它摔成这样,回家怎么向妈妈解释啊?   当我耷拉着小脑袋走进家门,妈妈一眼就发现了裤子上的小破洞。   “看看你,天天像男孩子一样皮,膝盖摔破没有啊?”   我哇地一下大哭了起来。   妈妈:“我还没有骂你呢,你还有委屈的道理了!别哭了,等洗干净晾干,妈妈在上面给你绣朵小花。”   我破涕而笑:“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块宝!”骑车摔倒的懊恼一下就烟消云散了。   当我读中学的时候,学校离家有点远,四公里的路,每天来回三趟。和小姐妹拼车她们也是乐意的,只是容易坏掉的自行车让她们的爸爸妈妈不乐意了,(那个时候家乡的路是土路,坑坑洼洼的,自行车负重特别容易爆胎)不让她们和我拼车了。看着每天早出晚归的我,妈妈心疼了。在那年的秋收以后,妈妈卖掉几袋玉米和黄豆,准备给我买辆自行车。   准备给我买自行车的那天,妈妈特意找来了姨丈,让他给把把关,小姨也来了。我们一起来到了集市上的车行,我一眼就看上了一辆粉色的自行车,像一个“小公主”一样站在一排排黑色的自行车“武士”中间。   自行车行的老板说:这辆自行车是新款,得三百块呢!   妈妈有些为难了:妈妈只带来两百六十块钱,我们重新选一辆别的可好?   我一万个不乐意:不要别的自行车,我就想要这辆自行车!   “可是,妈妈带的钱不够啊。”   “妈妈,我真的好喜欢这辆车。”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卖车人和小姨都不忍心了。   “既然孩子喜欢,那我就不赚钱了,两百八十块卖给你们好了!”   小姨也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了妈妈:“姐,你先拿着,就给小妮买这辆自行车,孩子喜欢就随她吧!”   于是,我的“小公主”就和我一起回家了。回到家里,舍不得撕下自行车的保护膜,用妈妈做衣服剩下的布头剪成布条条把能缠的地方都缠好。每天骑着它上学放学,回家以后用毛巾把它擦拭得干干净净,怕直接把它放在地上受潮生锈,还专门找来砖块,给它铺了一个专用车位。宝贝“小公主”陪着我度过了无数的快乐时光,也被好多男同学欺负过,调皮的男生总是喜欢把车胎的气放掉,放学以后还冒充好人给推去打气!每次看到他们捉弄我的“小公主”时,我都对他们说狠话。可是,他们总是乐此不疲,我气得牙痒痒的,但又拿他们没办法。   当第二辆自行车出现的时候,虽然不是我骑着,却也是属于我的。   那是老公的交通工具,一辆帅气的黄色山地车,可以变速的那种。认识老公以后和他一起去了杭州,每天,老公骑着他的“小骏马”穿梭在杭州的大街小巷,在需要印刷品的公司和印刷厂之间奔跑着,像一匹快乐的“骏马”。   没有业务的时候,“小骏马”和老公就是属于我的快乐。   清早,早早地起床,吃过早饭,带上干粮和水,老公骑着他的“小骏马”载着我去和美丽的西湖约会,和美丽的西子姑娘并肩。   坐在他的身后,抱着他温暖的身体,头贴在他的后背上,嗅着他身上男子汉的气息,心里有说不出的甜蜜和快乐。一路上,走走停停,处处皆美好。   上坡的时候:“胖妮子,自行车都被你压得跑不动了!”   我用力拧他大腿,哎呀!自行车一下就冲上去了。   “坏蛋,是你不让它跑快的,还说小妮胖!”   “我错了,不是你胖,都怪我,可行?”   “哈哈……这还差不多。”   在植物园的草地上,“小骏马”静静地站在一旁,两个人儿背靠背坐着,窃窃私语,呢喃……听着风儿的歌唱,看着云儿的舞蹈,心儿也飞到了蓝天白云上。   在断桥山上,没有白娘子,没有许仙,“小骏马”载着小妮和哥哥。小妮听到了:“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   迎着朝霞出门,踩着月光回家。累了的小妮从后座移到了前面的大杠上,抱着那温暖的身体;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声,呼吸着那迷人的气息进入了甜甜的梦乡。一个小小的颠簸,从睡梦中醒来,听到那急促的呼吸声在头顶飘荡。   “哥哥你累了,停下歇歇我们再走吧!”   “不累,(下巴上微微有些发硬的胡须磨蹭着小妮的头发)你还接着睡,到家我叫你。”   伸伸懒腰,手臂把那温暖的身体环绕得更紧了……   慢慢的,自行车被电瓶车代替,被小轿车代替。   不喜欢电动车,它跑得太快,我来不及听他的心跳,风儿也吹跑了那醉人的气息,温暖的怀抱也没的享受了。   更不喜欢轿车,它拉远了我和他的距离,鼻子嗅不到他的气息,手臂环不到他温暖的身体,我只能看着他离我那么远。   什么时候还带我骑自行车,想念我的自行车……

上一篇:总有一个人,会与你不和。

下一篇:没有了

打赏一个呗~~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

LittleBlack

爱生活,爱音乐,爱电影,爱编程